【上篇】

    高雄,左营。

    海军陆战队厚彩营区。

    南台湾炙热的阳光直射在在柏油路上,蒸得整个马路看起来像是滚烫的开水,让人直呼跳脚。虽然眼看已经是快到中秋佳期,但秋老虎的功力还是令人无法小觑!

    王以然大汗淋漓的忠实地执行他的检查任务。作为营区大门执哨的「海军陆战队警卫连」的士官班长,每次只要连续假期一到,他都会忙得死去活来。

    只见营区大门口排得长长一列的人龙,他们都是即将要放假的阿兵哥,脸上雀跃的神情可以看得出他们对假期的渴望。

    「下一个、周育哲,下一个、蔡弘毅,下一个、郑汉扬,……」看到排队的人群有越来越多的趋势,王以然加快检查的速度;眼前这群如狼似虎的海陆蛙人健儿,像是被关禁在牢笼里很久的猛虎,一旦打开了栅栏,便是加快速度直冲出去,享受着自由空气的愉悦和快乐。

    郑汉扬也是其中一员。

    一离开了营区门口,大夥打了招呼便像是鸟兽散般,与家人、朋友,甚至是女朋友一同赶回家去,好好享受一下当兵放假的快乐。

    「豪哥,我放假了,待会我就会搭自强号上台北。这两天帮我多接些CASE,特殊的也没关系,我最近有急用。」郑汉扬拿着话筒,像是在报告长官的口气。

    「没问题,凭你的条件,一定没问题耶啦,哈哈哈…」豪哥爽朗的笑声,像是大哥哥般的呵护。

    事实上,豪哥也是两栖蛙人部队退伍的,只是二十年来岁月无情的摧残,在他身上留下了残酷的痕迹。

    「如果不是当初靠着豪哥的帮忙和介绍,妈妈开刀的手术费、妹妹的学费,恐怕会把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来吧。」汉扬心怀感激的想着,棱角分明的酷劲脸庞难得地露出一丝笑容。

    □□□□□□□□□□□□□□□□□□□□□□□□□□□□□□

    海陆男师

    体健壮硕剽悍质优

    推拿舒压外出到府

    0935XXXXXX

    中秋连假我马不停蹄的赶回南部老家过节,整整三天,我都没法打手枪,因为我所有的G片、G杂志都摆在台北租来的房间里,家里面没有任何可以让我勃起的图像,再加上家里人走过来走过去,根本没有气氛可以让我静下来「自我安慰」,所以我累积了三天的蛋白质,打算回台北之後好好给他打一发。

    我的名字叫做霍俊年,虽然名字里有个「俊」字,但其实说起来,我一个长相没什特色、身材也还算可以的gay。一个人住在租来的小房间里,每天上班下班,生活过得规律平常。透过杂志、网路认识的同志朋友一个见过一个,就是没有一个两情相悦的帅哥会留下来在身边。

    没有爱情滋润也就算了,生理需求总是要靠自己「五个打一个」解决;两个人其实可以玩更多花样的,偏偏我又是每天都会想要发泄的,总是一个人孤单的看着G片,想像各种不同的性伴侣,跟自己用不同的姿势做不同的动作。

    好不容易假期结束搭车回到台北,我快步走到车站附近停放机车的地方打算牵了车赶快回住的地方洗澡打手枪,没想到到停车处我的车子不见踪影,来来回回巡了好几趟就是没有,後来看到地上有粉笔的字迹,才知道车子被拖吊了。

    「干!」我心里嘴里不停的咒骂着,真衰!打去拖吊场确定自己的爱车停在那後,我坐计程车过去牵,付了快1000元,「干!」看着收费员爱理不理的表情,实在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车牵出来,我一肚子气,这时看到拖吊场旁边有个小军营走出来几个穿便服的平头男生,看样子是刚放假的阿兵哥。其中一个肤色黝黑体格结实健壮,他穿的T-shirt紧紧的贴在他身上衬托出他坚挺的胸肌,当下我口水都快流下来,目不转睛的看他走过我的眼前。

    骑上车我赌气的决定回到住处我要花钱买个壮男来好好玩一玩。